浙江6+1开奖走势图|浙江6+1走势图预测

“專車第一案”車主被罰2萬 起訴濟南客運管理中心

2015-03-17 17:00:1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0 瀏覽 評論0  我來說兩句

\

  “這只是一次小小的撞擊,有些事情值得你去爭取。”在寄出起訴狀后,28歲的山東專車司機陳超這樣說。

  2015年1月7日,使用專車軟件在濟南西客站送客的陳超,被執法人員認定為非法運營,罰款兩萬。開出罰單的濟南市城市公共客運管理服務中心(以下簡稱濟南客運管理中心),成為了這次陳超的訴訟對象。2月27日,陳超的代理律師確認,起訴狀已送至濟南市中區人民法院,目前正在等待受理。這起訴訟也因此成為全國“專車第一案”。

  正式起訴前,陳超還申請召開了聽證會。“他們罰我,得拿出證據。”2月11日,聽證會在濟南客運管理中心如期舉行,幾天之后,陳超收到了正式的處罰決定書。在陳超眼里,專車絕不是黑車,更不是出租車的“死對頭”,它只是對公共交通這個巨大而又并不十分完備的服務市場的一個有益補充。

  陳超說,這次起訴,自己既是作為車主,也是作為用戶。“作為專車車主,我覺得兩萬元罰款適用的規定并不合理,對一個新生事物不做分析,政策跟不上,那么矛盾會越來越多。作為用戶,我是覺得專車方便快捷,有很好的用戶體驗,而濟南客運管理中心的處罰,會讓成千上萬的老百姓失去獲得這項服務的可能。”但截至發稿,陳超仍未收到法院的正式立案通知書。

  關鍵詞:罰款與起訴

  既然倒霉到我頭上了,那我就以一己之力嘗試一下推動專車政策的松綁,哪怕是撞擊一下也好。有些事情值得你去爭取。

  北青報:現在對濟南客運管理中心的起訴書已經遞交了,是什么感覺?

  陳超:很平靜吧,就等待法院受理。我不很熟悉程序,需要律師的協助,但我還是很期待法院早點受理,早點開庭。

  北青報:濟南客運管理中心對你具體的處罰是怎樣的?

  陳超:按照對方出具的依據《山東省道路運輸條例》第六十九條,認定專車是非法經營客運出租汽車,處5000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后來他們罰我兩萬元。我不服,申請了聽證會,2月11日在濟南客運管理中心開的,但是沒幾天處罰決定書就下來了。事后我先交了罰款。

  北青報:既然不服,你為什么交這個罰款?繼而又選擇起訴?

  陳超:這并不沖突,聽證會是我可以申請的,他們罰我,得拿出證據,我肯定要系統聽聽,聽完了還是下了處罰書。我如果不交罰款,我的車就提不出來,我過年要用車。但是,這并不影響我去申訴我另外的法律權利,而且,我并不覺得一點勝算都沒有。

  北青報:那你覺得勝算是多少?

  陳超:那要看政策吧,現在我覺得屬于一個政策不明朗期,要是按照以前的規定,勝算肯定不大。但馬云那句話怎么說的,萬一贏了呢?

  北青報:根據公開報道,濟南客運管理部門處罰了幾輛車,只有你一個人選擇起訴濟南客運管理中心?

  陳超:是的,我知道的被罰的有4個人,都是專車軟件合作簽約的專車,他們都交了罰款,但還在繼續上路,想著賺回來。只有我一個人申請聽證會,接著又起訴。我也嘗試跟他們溝通過,但是他們只想交了罰款了事,畢竟罰款也不用他們出,而是專車公司出。

  北青報:那你的兩萬元罰款既然專車公司出,為什么還要打官司?

  陳超:雖然專車公司已經答應替我交罰款,只需要我再給他們跑4個月的專車,每月保持在100單以上就可以,并不難完成。但是我當時跑專車是樂趣,現在成了任務,而且我這4個月期間萬一又被抓了呢,豈不是一直都要完成任務?

  北青報:其他專車司機理解你這樣的行為嗎,你是怎么想的?

  陳超:不理解吧,用他們的話說,請律師、訴訟費要花錢,還費時間,真不夠折騰的。我家人也不太同意。我其實也是怕麻煩的人,不喜歡太擰。比他們多想的就是,既然倒霉到我頭上了,那我就以一己之力嘗試一下推動專車政策的松綁,哪怕是撞擊一下也好。有些事情值得你去爭取,你撞上了,還真的就會一根筋向前,歷史給機會沒辦法啊(笑)。其他司機并不理解我,但律師很支持我,夠了。

  關鍵詞:顛覆與嘗試

  預約專車準點到達,上車司機開門,幫我拿行李,還遞上礦泉水、紙巾,車開得很穩,說話特別和氣,算是顛覆了我的認識吧。

  北青報:能講講你怎么開始接觸到專車軟件的么?

  陳超:我先說我為什么買車吧,我是去年7月份買的車,當時因為我常去濟南一些偏僻的地方開會,經常等出租車一個小時都沒有,終于等到了,卻是態度惡劣的黑車,十幾元錢的車程,卻張口開價,愛坐不坐,我就想買個車方便吧。

  后來10月份,有同事告訴我,可以試一下專車軟件。我當時并沒有馬上用,直到一個月后,試了一次,預約專車準點到達,上車司機開門,幫我拿行李,還遞上礦泉水、紙巾,車開得很穩,說話特別和氣,算是顛覆了我的認識吧。

  北青報:所以你很快就成了專車司機?

  陳超:大概是在11月底,專門找租賃公司掛靠,然后去專車公司申請審核,再進行培訓,整個過程都很專業。比如要有足夠金額的保險,車也必須是中高檔轎車且是三年內的新車,司機要有三年以上駕齡。司機上車下車每句話怎么講都有規定,車里要備紙巾,還有客人上車要送上一瓶百歲山的水。當然我們有一個評價平臺,類似淘寶那種,客人的評價直接影響到司機是否還可以繼續干下去。

  北青報:你總共運營了多久?

  陳超:我是2014年12月1日辦的手續,專車公司處理很快,約了時間培訓,等了賬號下來,總共一個星期的時間。一直到我被查處的2015年1月7日,總共100多單,收入有3000多元錢吧。有時候,一個周末生意好能賺500元,專職司機會高很多,我就是順帶的。當然,專車公司也會抽20%的提成,會給租賃公司一部分。

  北青報:承認拉了100多單,難道不擔心招來更多的處罰?

  陳超:不會的,拉多少單不是他們的舉證焦點,他們只是抓住我的車沒有營運資質這一點。也就是說,可能我第一單被他們發現了,他們也會這么罰,因為我營運嘛。

  北青報:你被濟南客運管理中心查處的經過可以講一下嗎?

  陳超:1月7日上午,8點多有個預約單,說要在11點左右到濟南西客站。11點左右,我從濟南八一銀座載一男一女客人去目的地,送乘客到出發口,就立即下來幫乘客拿東西。這時候就圍過來一群客運管理中心的執法人員,問我是不是打車軟件過來的,當時我怕惹麻煩,就說不是,乘客也配合說是朋友。但他們讓乘客配合調查,一直在問是不是打車軟件過來的,后來乘客就承認了,當時乘客并沒有付款,兩天后才打給我。再后來他們抽走了我的鑰匙,讓我下車配合調查。說完,車子就被開走了,給了我一張暫扣單。

  關鍵詞:專車與黑車

  專車應該是出租車的補充,絕不是非法運營,更不是黑車。打壓專車,我覺得是在保護出租車行業的利益。

  北青報:被查時,為什么第一反應說不是打車軟件?

  陳超:感覺對方來意不善啊,小市民心態,就覺得不惹麻煩最好,能說過去就過去唄,乘客也很配合。另外,好像內心也有那么點虛。

  北青報:為什么會心虛?

  陳超:因為政策不明朗,很多專車司機都是糊里糊涂開的,反正大家都在用。但是后來被處罰了,了解得多了,就覺得不會了。說它黑車,不僅專車司機不同意,用戶也不會接受。

  北青報:那你認為到底怎樣才算是“黑車”?

  陳超:信息不透明、價格不透明,沒有任何組織管理,無法進行監管,那個才叫黑車。專車司機的個人信息在叫車軟件上已經備案,車子是租車公司租賃而來,司機經過嚴格篩選,上崗前還有培訓、考試、路考、態度考核,每個月根據用戶的評價,一部分司機會直接被取消資格。無論從專業還是身份的角度,都不是黑車。

  北青報:對于專車是不是黑車,官方也有表態。比如,媒體公開報道,沈陽市交通局出租辦政策法規科科長王大威說專車沒有審核,沒有門檻,沒有發票,沒有GPS定位,沒有保險,市民的權益沒有任何保障,其實就是‘黑車’,你怎么看?”

  陳超:前不久也有官員表示私家車永遠不允許進入專車運營行列,這在專車司機圈子引起了很大反響。我覺得現在應該邀請官員去體驗市場,多理解用戶需求,多去接受新生事物。

  以我的車子為例,我加入是補足了30萬人身保險,除此之外還有專車公司額外提供的保險。發票也是有的,專車公司開具的。GPS定位人為因素太多,不好評定,出租車跟專車一樣可以通過切斷電源破壞GPS,只不過一個是定在車上,一個是通過手機終端定位。所以,不能說市民的權益沒有任何保障。

  北青報:目前,上海、廣州、濟南,對專車司機處罰的主要理由就是非法營運,你如何看呢?

  陳超:我覺欠妥。專車服務屬于約租,雙方自愿,為什么還需要特批?另外,私家車掛靠在租賃公司名下,再通過勞務派遣公司聘用車主,軟件平臺、汽車租賃公司、勞務派遣公司、司機共同形成“四方協議”,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王軍也說過的,專車是用四方合同,通過不同的法律關系,產生與出租車類似的服務效果。我覺得專車應該是出租車的補充,不是非法運營,更不是黑車。打壓專車,我覺得是在保護出租車行業的利益。

  北青報:你說的是各地的出租車罷運吧?

  陳超:對,相信不僅是濟南,全國幾乎所有城市,出租汽車車輛都長期不增加,市民打車難。但是出租車又得交高額份子錢,完全是壟斷,肯定遲早要打破。罷運,說明出租車行業的不滿,但政府部門更應從老百姓的利益出發,考慮怎么更方便百姓,怎么給百姓提供更好的乘車體驗。

  關鍵詞:車主與用戶

  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撞擊,我只是站出來說了自己想說的話。改變需要很多人的努力。

  北青報:看來你一直很關注政策的變動?

  陳超:對,首先自己被罰了嘛,另外,官司能不能贏,政策導向也很重要。去年11月27日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徐成光說,“移動互聯網預約用車服務對于滿足市場高品質、多樣化、差異性需求,推動市場資源配置,緩解出行難等問題,具有一定的積極作用”,“不要一棍子打死”,提出要“堅持‘以人為本、鼓勵創新、趨利避害、規范管理’的原則”。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信號。

  北青報:現在陸續有很多學者專家法律人士站出來呼吁,希望將“專車服務”納入到出租車服務中,盡快出臺相關法律法規對專車服務進行規范,并制定明確的準入標準,你怎么看?

  陳超:很高興。畢竟交通出行關系到每個人,誰都不是生活在真空中,我覺得我應該發言。

  北青報:那你這次起訴,是以什么樣的角色呢?

  陳超:雙重身份,既是車主,也是用戶。作為用戶,是因為覺得專車方便快捷,有很好的用戶體驗,而濟南客運管理中心的處罰,會讓成千上萬的老百姓失去獲得這項服務的可能。作為專車車主,我覺得兩萬元罰款適用的規定并不合理,對一個新生事物不做分析,政策跟不上,那么矛盾會越來越多。

  北青報:你覺得這樣的一個新生事物,需要從哪些方面進行調整?

  陳超:年前,交通運輸部有過表態,對各類互聯網預約用車服務的不同模式和發展方向進行深入調研,廣泛征求意見,理清管理思路,劃清管理邊界,跟蹤研究并適時出臺規范互聯網預約用車服務的有關政策措施,我覺得挺好的。另外,廣東省人大代表張麗杰專門對專車提出建議,就是加強制度建設,立法監管互聯網專車市場,兩者和平相處,我很認同。不能說,專車搶了出租車的生意,就是出租車的死對頭,那太狹隘了,市場也不會允許的。

  北青報:你期待你的官司帶來什么樣的效果?

  陳超:我說了,這只是一次小小的撞擊,我只是站出來說了自己想說的話。改變需要很多人的努力,你覺得好用有助于你,你就應該為其爭取存在以及合法的可能,這是太正常的事情了。很多人都站出來發聲了,愿景也許就實現了,跟我的一樣簡單而樸素,人人有車打,人人都方便,人人都心安。

  文并圖/本報記者 王曉芳

相關熱詞搜索:管理中心 第一案

[責任編輯:]

參與評論

今日熱詞

浙江6+1开奖走势图 腾讯五分彩历史开奖号码 捕鱼游戏开挂软件 热购在线app 10cp时时彩 重庆时时有多少代理 幸运赛马彩票全天计划群 河内时时彩后三走势 十三水一直输怎样转运 45选6怎么中奖 第19074期体彩7星彩